白糖期货

魅族没有老朋友,也没有新故事

猎云网  •  扫码分享
我是创始人李岩:很抱歉!给自己产品做个广告,点击进来看看。  

魅族17的面世,没能将魅族再次推向小高潮,而前魅族大将的复出,却让魅族往事重现公众视野。

不久前,小米董事长雷军在微博上宣布:“欢迎杨柘,我米又添一员大将”,并放出他与杨柘一行人的合照。

作为前魅族CSO,杨柘出任小米中国区CMO,是再一次对魅族啪啪打脸:没有不好的高管,只有魅族用不好的高管。

杨柘再次回归手机圈,魅族的纷争往事也重现公众视野。当初的“三剑客”等一众高管早已四散而去,如今的魅族,已经沦为小众品牌,手机圈上演的新故事早已没有魅族的剧本。

白糖期货魅族没有老朋友,也没有新故事。

沦为小众品牌

白糖期货魅族手机走过的11年,犹如股票一样,起起伏伏,但是整体是不断下降的趋势。

白糖期货出道即是巅峰的魅族M8曾经是国人最为骄傲的手机,也是因为这部手机让魅族成为早期安卓手机的行业标杆,在粉丝心中地位堪比苹果。

白糖期货随着智能手机的大风越吹越猛,一大波手机厂商被吹到了风口浪尖。回头一看,魅族依然不紧不慢的对着木头模型不断打磨,并坚信“酒香不怕巷子深”。

白糖期货 魅族在2014年开始推出魅蓝note系列,凭借这个性价比不错的产品线,魅族第一次将手机冲击到了过千万的销量,虽然不及 华为 小米ov的一半,但也开始展示出上升的趋势。

白糖期货2015年-2016年魅蓝都保持在年销量2000万左右,为魅族手机贡献了一大半的销量数据,但2016年魅族的机海战术为魅蓝的折戟埋下了伏笔。

白糖期货2017年手机市场整体遇冷,魅族和高通和解,用上“骁龙”芯片推出了魅蓝note6手机,一经推出,就成为了个大平台的销量冠军,用户好评率居高不下,逆势而上让魅族手机销量依旧保持近2000万台。

白糖期货此时的魅族虽然头顶高光,但那却是最后的辉煌,在这之后,魅族合并了魅蓝产品线,至此手机销量遍跌下了千万大关。

在手机行业格局越来越稳定的时代,魅族已经很难在市场上寻找到突破的机会了,夹缝求生存的品牌也将慢慢被大厂的细分产品蚕食掉。

6月11日,魅族科技品牌营销负责人万志强在微博上,对于用户“买不到魅族16T,贫穷的我需要1999这个超高性能版本”,他回应道“再也买不到魅族非5G非旗舰产品了”。

白糖期货从魅族与魅蓝主副品牌线,到黄章口里的“魅族只做旗舰机与国民机”,到如今非旗舰不做,魅族产品线越来越精简了。

这一套套精简动作的背后,或许是魅族再无力砸钱做低价高性能机,也无力支撑多条产品线。

与产品线一并精简的,是魅族的渠道。

此前,据公开报道,魅族在深圳、北京两地的线下手机市场,几乎已经消失无踪。一些年轻的电源甚至“根本不清楚这个品牌”。

锌财经查询魅族位于深圳的线下门店发现,魅族在深圳仅有7处授权专卖店,店面均不大,甚至有些不起眼。在北京、上海、深圳、广州等一线城市,魅族甚至未开出一家用于品牌展示的直营店。

此前,红星期货配资 曾报道,2019年6月开始,魅族进行了新一轮裁员,线下渠道是裁员重点区域,目前魅族在全国范围内也就剩下不足200家线下门店了。

白糖期货渠道节节败退,产品无法迎合市场需求,魅族已沦为小众品牌。这一切或都归咎于魅族内部长期的战略失误。

杨柘往事:魅族没有老朋友

加入小米的杨柘重回手机圈,杨柘与魅族的往事也重回大众视野。

2018年的4月,魅族总监张佳通过其微博怒怼魅族高级副总裁杨柘,称其无能,无法带领魅族走出困境。

炮轰完杨柘,张佳就被魅族开除了。

不服气的他又发文列举了杨柘执掌魅族营销部门的四宗罪:滥用权力、使用其指定供应商(存在偷税漏税问题)、图文视频制作费用虚高、采用对新品传播效果非常有限的推广方式,导致钱被浪费、肥了他人口袋而损害了公司。

这场魅族高管内斗风波也激起了“煤油”(魅族粉丝)们对杨柘的讨伐,在微博热搜上一波接一波的攻击迫使杨柘关掉了微博评论。

白糖期货结合杨柘当时为魅族策划的种种营销事件看,杨柘更像是黄章为了将魅族推上高端市场,而引入的一枚烈性燃料。

白糖期货无奈的是,杨柘与魅族内部调性差异太大。他的加入不仅没能给魅族带来一场烟花秀,反而成了不可控的火焰,差点烧了魅族这艘风雨飘摇的船。

白糖期货将自身陷入风雨飘摇的当然不是杨柘这个空降兵,而是黄章对市场的错误判断。

2017年,面对专利巨头高通的霸王条款,黄章转头就扎进了联发科的深坑中,两耳不闻窗外事,一心只用联发科。或许是出于成本考虑,也许是黄章觉得手机没必要追求性能,日常够用就行了。

白糖期货这是魅族在战略上的短视。旗舰机搭配低性能芯片,消费者自然不买单。这才是魅族冲击中高端市场的最大软肋。

尤其是惨败的PRO7,低配版搭载联发科P25处理器,起售价2880,高配版PRO 7高配版搭载联发科X30处理器,售价3380元。无论再高的颜值,也难敌一众经销商的唾弃,以及自家的煤油的疯狂吐槽。

白糖期货杨柘的“智窗”营销也被网友戏称为“痔疮”。

惨败的PRO7

PRO7的失败导致了魅族的联合创始人白永祥的出局,在这之后,杨柘也离开魅族,魅族大楼撤下了当年由杨柘钦点的“惟精惟一”slogan。

白糖期货此后,魅族每年的旗舰机发布总是坎坷不已。

2018年4月,作为15周年纪念之作,魅族15系列确实重燃了煤油们对魅族产品的期望,也算是黄章的小试牛刀。

然而,黄章随即表示“由于时间仓促,只能算是过度产品,希望大家多关注魅族16”。求捶得捶,15系列的销量不佳。

2019年,被寄予厚望的魅族16系列一面世,便受到市场的热捧。然而,库存不多的魅族16系列的使命是重振旗舰机雄风,并非盈利。其定价杠上了小米8,但无奈产能跟不上,许多追随魅族多年的煤油根本买不到,黄章因此喜提“耍猴艺人”的称号。

白糖期货且不论销量,魅族终究是在旗舰上扳回一城。

白糖期货魅族16s再次与小米9狭路相逢。

看到小米9定价2999元,黄章口吐芬芳“贱人贱己贱行业”,卢伟冰也在魅族Note9发布后,毫不客气地回道“贵人贵司贵价格”的下联。

卢伟冰一语道破魅族的困境:魅族已经没钱打价格战了。

在黄章偏执一般的坚持下,魅族一直遵循小众美学。而大多数消费者早已被主流厂商的审美所裹挟,接受了异性屏、曲面屏、打空屏等设计语言,相比之下,魅族简直是异类。

小众化不仅让魅族在市场上圈地为牢,对它的供应链而言,更是一场灾难。

销量不高,采购量也少,小众化还要定制,魅族在供应商中逐渐失去了话语权,成本高企难下。

手机行业要么使用大众设计,要么是主品牌加副品牌的打法,两者共享技术和供应链。小众厂商想翻身,要么出走海外寻找增量市场,要么只能靠粉丝们用爱发电了。

显然,煤油们电力不足。

纵观魅族历史,类似杨柘这种“魅族与高管爱恨情仇”戏码不在少数。

白糖期货2019年,李楠宣布从魅蓝离职,结束了魅族三剑客时代。

作为将魅族推上辉煌时代的三个人,杨颜、白永祥、李楠被人赞誉为魅族“三剑客”。

白糖期货而负责营销的李楠更魅族的续命功臣,曾因一篇文章被黄章相中,到魅族后一路升级到副总裁,创立了魅蓝,并为其创立了“青年良品“的营销。

魅蓝曾一度为魅族带来了最大的转型窗口。2017年,魅蓝出货量接近2000万台,这让魅蓝对上游供应链有了更大的的话语权,彼时的魅族战略布局上,也有了更大的可选择空间。既能借魅蓝与红米在低端市场一决雌雄,又能出海布局东南亚市场。

但最终黄章选择将魅蓝并入魅族,李楠的权利也被回收。而李楠离开魅族时,黄章在社区那句“能挣钱的就是人才,不断亏钱的就是费财”,更是让这些前任内心拔凉拔凉的。

是高管不好,还是魅族不好?善用败军之将的小米雷军,这次也给了魅族一个答案。

白糖期货2019年1月,兵败金立的卢伟冰加入小米,并扛起了红米品牌的大旗;今年1月,前联想副总裁转投小米,扛起产品规划的大旗;如今,杨柘加入小米,将扛起营销大旗......此外,小米还从内部提拔了许多老人,其中包括三位副总裁与30多位总经理。

相比之下,魅族与其历任高管之间,只有满地鸡毛。没有不好的高管,只有魅族用不好的高管。

黄章独木难支

没有老朋友,魅族再难以创造出新故事。

告别了三剑客,揽大权的黄章要靠一己之力扶起大船的桅杆。今年,由黄章亲自操刀的魅族17系列发布后,市场反响依然是雷声大雨点小。

根据IDC数据,国内手机市场已经被头部五大玩家瓜分,只剩下6.5%的残羹剩饭。在这么一丁点大的市场份额中,魅族还得与人分羹,要么是国内几大厂商的子公司,要么是被他们投资的公司。

留给魅族的时间已经不多了。

白糖期货魅族的优势在于产品,假使黄章愿意开放股权,加入某个势力集团,依然能作为一个子品牌好好存活。

白糖期货但以黄章的狂野个性,这很难成为现实,不然魅族也不会是如今的积重难返。

尽管我们赞扬市场生态的多元化,但现实中的竞争就是如此残酷,不愿归顺的魅族,手中又没有可以商场击杀的利器,它最终的宿命或许是被巨头赶尽杀绝。

随意打赏

微信扫一扫,分享给好友吧。